对话范俭|《摇摇晃晃的人间》记录“网红诗人”余秀华成名后的生活

2017年07月03日 16:15 我要评论
如果你读过诗歌《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那么你对余秀华一定不陌生。
  

2014年,随着一首名为《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诗在网络“病毒般蔓延”后,余秀华火了。2015年出版诗集《摇摇晃晃的人间》,更是使她成为了20世纪90年代以来唯一一个诗集超过10万册销量的现象级“网红女诗人”。

“女人”、“诗人”、“农民”、“脑瘫患者”,这是人们为她贴上的标签。

“一个无法劳作的脑瘫患者,却有着常人莫及的语言天才。不管不顾的爱,刻骨铭心的痛,让她的文字像饱壮的谷粒一样,充满重量和力量。”《诗刊》编辑刘年这样评价她。

这样的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藏在那些文字背后的是一颗怎样的灵魂?


 纪录电影《摇摇晃晃的人间》百城首映礼6月29日在银川举行。


它记录了诗人余秀华面对不完美身体和命运的抗争历程。
《摇摇晃晃的人间》带我们进入这位非凡女性的内心世界。





刘志 公益人士

确实挺令人佩服的,这部影片里面有几点我挺感动的,特别能体现现在的人生。就是我们好多人是活在别人的目光和语言中的,那我就是我,我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管你什么事。还一个就是她这种成了名之后,然后就毅然决然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和爱情。余老师通过自己,向世人证明,我就是我。

张喆 媒体人

今天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她一个更为真实的她,更为立体的她。
我想每一个观影者,可能通过这个纪录片,都会从自己不同的角度去解读。
解读他们心目当中的那个余秀华,解读他们心目当中的生活

姚欣 自由职业者

这个电影真的特别有质感,如果不是一个导演带着自己的团队,带着机器真的扎在这个被拍摄者生活中,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是拍不到这么有质感的。这么深入、这么真实的内容的,也正是这些有质感的东西,在你的心里面会有投射,引起你的反思思考。
银川是除了上海电影节之外,第一座看到此纪录片的城市。为什么首场点映放到银川?这要从这个片子的导演说起。

 范俭

范俭,宁夏石嘴山人,纪录片导演,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纪录电影作品主要有《摇摇晃晃的人间》、《吾土》、《寻爱》、《活着》等。

范俭用一年的时间深入跟拍,记录了这位看似和诗人角色违和的农村女性的爱与人生,为观众呈现了余秀华面对不完美身体和命运的抗争历程。拍摄过程中有着怎样的故事?他对余秀华有着怎样的解读?宁夏卫视《这里是宁夏》主持人、制片人张染对话范俭。

关于这部影片
叩开心扉,在精神层面和余秀华对话
范俭:我认为精神层面的沟通是第一位的。她当时喜欢的一个诗人叫雷平阳的诗,我读了他的代表作 ,而且我讲了我的感受。我见她第一面我送的礼物是她喜欢的《悲惨世界》,我觉得这是我跟她一个最好的一个交往方式。你需要在某个时候突破一个点,你跟你的这个拍摄对象在某个时候要突破某个点,一个心理上的某个点,突破之后她才可能会对你特别的,真正意义上的敞开。


内心设定尺度 面对质疑更坦然
范俭:这些质疑,我不需要回应,我觉得这是一种自上而下的,他根本就不知道余秀华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余秀华的家人在想什么,如果有这样质疑的人,他可以问一下余秀华本人我们是不是在消费她,余秀华自己的感受是最准确的。


影像传达诗意 诗歌嵌入讲述

范俭:针对这部影片,我觉得需要这样的美学,它是需要安静地、慢慢地、诗意地这样一种节奏或这样一些情绪,我们不需要让它花里胡哨,不需要让它节奏特别快。我们不把空镜当空镜,对我们来说空镜不空、闲笔不闲,所谓的空镜更多的是情绪和写意的表达,还有很多隐喻的东西,都在那些镜头里面, 我们要用这些影像来传达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的东西 。诗意并不见得一定存在于诗歌里,其实在影像里,在很多的艺术创作里,都会找到诗意。我会选的诗歌在影片里会让你切中要害的理解到这个人物最内心的那些部分,这是我们使用诗歌的一个基本的原则,让诗歌服务于这个电影,让诗歌嵌入到这个故事的讲述当中。


关于自己

多元的文化造就细腻而又诗意的性格
范俭:我是在一个多元文化背景下长大的,在石嘴山那个地方,很多很多人都是外地人,各种口音,像是一个文化的碰撞,会是一件好事,会是绝对是件好事,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单一的文化里边,很难去吸收别的文化的精华,你很难注意到你的文化会有什么问题。所以那个时候呢,我认为在宁夏这样一个多元的移民文化的背景里是个好事。


脱离体制内成为独立创作人
范俭:我2007年离开体制离开电视台,我认为一多半的原因是创作上的考量,是所谓的文艺青年成了重度患者吧,这就觉得还是要做与电影有关的工作,还是要创作第一。当然离开之后其实有一个很忐忑的时期,因为那一年是我30岁,第一我想我三十而立吧,需要做一些重大的决定,但那个时候我刚刚买了房子,要交月供的,交月供就忐忑的很,我能交得起吗?我没了工作我失业了,或者说我是一个所谓的北漂的状态了,我能供得起房子吗?其实那个忐忑持续了有将近一年的时间,那时候就是接各种活,就是能挣钱的活先接,无论如何先把生计问题解决,很多你根本不想接的事情你也要做。

到了2009年我们就基本上找打了一条路径,关于纪录片的路径,2009年我找到了我的制片人,我找到了国际联合制作的一些方法和平台,然后慢慢就所谓的打开了国际视野。不要在乎太多的得失,得失心太重的人干不了艺术创作,越有得失心越做不了艺术创作。


中国纪录片走入国际化的经验分享
范俭:国外的这些最好的纪录片的电影节,他要的是Create Documentary,他要的是作者的,而且他们要的是电影的纪录片,针对银幕的,他要的不是针对电视的。那电影针对银幕的虽然已经不能用电视的很多手段,解说词不能用,你要用视听的语言,你不能有大量的采访,你要用视听的语言,要用电影的语言。所以目前这些年来,走向国际纪录片舞台的一多半确实是独立的电影或者纪录片制作群体拍摄的。

因为我去阿姆斯特丹纪录片节去了很多年,那个是全世界最好的最高水准的纪录片电影节。这十年来,应该说大家同仁们的努力慢慢都有了很大的一个成果,十年前我们基本上是一个打酱油的状态中国纪录片。我十年前去,根本就是谁也不认识,也不知道怎么去把自己的片子卖出去,然后那时候片子,我们的声音简直糙得不行,拿到电影院一放简直是非常的汗颜。可以说我们从一个打酱油的状态进入到一个舞台中央的状态,经过了十余年的努力,所以我认为成绩还是有的。



 《摇摇晃晃的人间》,2016年荣获第29届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IDFA)评委会大奖;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最佳纪录片入围。


《摇摇晃晃的人间》还曾在东京纪录片提案会上(Tokyo Docs)获得亚洲最佳提案奖


第六届CCDF华人纪录片提案大会荣获ASD亚洲纪录片及东京纪录片提案会双重推荐奖


这部作品以诗意、激烈和富有张力的形式探索人们经历的复杂性,影片的内在力量、主角的精彩表现与影片的精良制作相得益彰。想要制作有关诗歌的影片而不落俗套很难,但本片做到了,它如诗一般,以细腻而富有启迪的形式描述了一个非凡的女人。
——第29届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评审团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